固原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纨绔神王 第九章 诗词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0:48 编辑:笔名

纨绔神王 第九章 诗词

第一轮,在周杰轮的强势下,春桃姐妹队赢了一局。

春桃兴奋地在周杰轮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这是她十几次的参赛中,第一次在表演方面压下了秋菊。

春桃高声地喊道:我有一寸,我自豪!

第二轮,诗词。

说起诗词,蕲国的文化不算高,处于各国的中等,但蕲国的诗风很重,在周边五国中,蕲国的诗人最多。

在学校,随便一个小孩都能来上两句:“床前明月光,李白脱光光。”

在乡村,随便一个农夫都能爆口两下:“扑上一张床,过上好时光。”

所以在花楼里比赛诗词,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第一局,秋菊队输了,是不甘心的输了。

她们需要来一功胜利,重震士气!

同时将比分搬平,好争取到第三局比赛的机会。

所以她们使出了杀手锏。

第二局抽签的结果是,由秋菊队开场。

秋菊一上场,便气势夺人,朗诵了一首词。

红酥手,黄滕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好!好词!”台下奉承声不断地响起。

这首词在蕲国是最受欢迎的,很多场合上都用它,被炒烂了,大人小孩都会念。

但,在此情此景中念出,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秋菊队献诗结束,轮到春桃队了。

春桃队准备的原诗有两首,其中一首就是刚刚秋菊已先朗颂的词,另一首要差很多,肯定压不住秋菊的这首词。

“怎么办?”春桃着急地问。

周杰轮一心想帮春桃赢,绝对不能放过秋菊。

“交给我,我上场随机应变。”

周杰轮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台。

“五兄弟,你准备拿什么同我‘于’?是那一寸宝贝吗?”秋菊取笑道。

草你!草你老马!

周杰轮在心中骂了秋菊几十遍。

但表面,他还是礼貌地回话。

“秋菊姐姐的词再好,也是前人读烂的。”

秋菊立即抓住:“这么说,五妹妹是想新作一篇啊。”

周杰轮摆摆手说:“不用,我将你先朗诵的词修改后再朗诵一遍即可。”

台下的众人高喊道:“快点朗诵,我等得宝贝也软了。”

周杰轮转身来到准备好的黒板前,写下了第一段:

红酥手,黄滕酒。

“切!还是万宗不离本──抄啊!”

台下的抗议声是一浪接一浪。

秋菊配合着台下的浪,又来了一波接一波地叫着。

“一寸加油!一寸用力!”

周杰轮给台下着急的春桃一个安慰的眼色,让春桃相信他。

在春桃的点头中,周杰轮写下了第二段:

满城春色姐儿走。

“这句不错!”

“我感觉到了春暖花开时的美女如云。”

“将我们女人与春同比,写的好!”

东风暖,欢情薄。

一怀激情,几年不淡。

乐!乐!乐!

台下响起了整体的赞扬声。

“继续!”

“继续啊,你不能学金花妹妹,挑逗起男人的兴趣来,又来个欲擒故纵啊!”

“死相,哪次没喂饱你呀!”

周杰轮笑了笑,拿起粉笔继续写下去。

红酥手,黄縢酒,

满城春色姐儿走。

东风暖,欢情薄。

一怀激情,几年不淡。

乐!乐!乐!

春如旧,人儿瘦,

红唇吻遍鲛帐透。

倚红台,依绿阁。

山盟亦在,良宵一刻,

摸!摸!摸!

台下安静了几秒钟后,爆发了一阵高喊声:

“摸!”

“摸!”

“摸!”

在色狼的高喊声中,夹杂的是姐儿们的尖叫声。

诗词比赛按规定是两首。

但秋菊已经失去了斗志,不得不求助于台下。

“哪位公子在下一首中能战胜五妹妹,我免费陪一夜。”

秋菊的招聘宣言立即引来一群男人的疯狂。

最后是曾经进士及第的张也胜出,获得此机会。

张也,隐士师门出身,文才出众,诗词在青年一代中有领军之称。

果然,志在必得的张也,一上来便拿出了精品。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真不愧是才高八斗的进士大人,谢谢了!”秋菊惊喜地感谢道

蕲国京城武,神凤海堂熏。

状元云:何酒可醉!

相比进士的诗词,周杰轮所作更贴切于眼前的环境。

的而且他在词中写进了“蕲国京城”和“神凤大陆”。

所以这一轮比赛,春桃队又赢了。

2比0,稳胜!

进士偑服周杰轮的才华,称他是天才。

现在,周杰轮不愿别人称他是天才。

因为天才是“二”的别称。

但他发现,这称呼就象下面的一寸一样甩也甩不掉了。

连胜两场,第三场就没有比的意义了。

春桃夺得花魁,她心愿得成。

而周杰轮拉着哥哥们急忙逃出了“倚红傍绿院”。

那春桃已经乐疯了,周杰轮的脸上已经盖了十几个印。

再不走,那春桃会吃人的。

周杰轮倒不担心自己被吃。

那一寸的宝贝,只能在她们的口边晃荡,她们吃不着。

他是担心两个哥哥,那可是有本钱的主。

桃花潭水深千尺,劝君莫饮水中糍。

阳江治疗癫痫病方法
淮安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平顶山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阳江治疗癫痫病费用
淮安牛皮癣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