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魔宠无双 第262章-雨中悲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0:09 编辑:笔名

魔宠无双 第262章:雨中悲情

86_86348茜儿站在客栈的房檐下,眼看着雨水越下越大,急喊道:“回来,回来莫离,你快回来!”

楚莫离仿若没有听见,整个人如丢了灵魂,蹲在地上,垂着脑袋一动不动。而他的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穿梭而过,下雨了,他们也该回家了。

“楚莫离。”茜儿再叫了一声无果后,正打算上前将他带回来时,见到一个白发如雪,但却拥有着倾城容颜的女子从墙角处走出

,而她走向的方向,正是楚莫离。

楚莫离并没有见到,失魂落魄,仿佛死了一般,或许他需要一diǎn儿时间吧。

“莫离……”

慕容芊寻没撑雨伞,任由雨水打湿那凹凸玲珑的身子。她原本是打算回紫霄阁的,可心放不下,于是她呆在一处角落处,看着客栈门口,一直等!

魂牵梦绕的声音,两年来始终不腻味的声音,楚莫离猛的一抬头,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颊,可却是苍白一片。

“荨儿……”

楚莫离再顾不得什么,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站起,一下搂抱住了她。

熟悉的味道还是那般的清香,楚莫离闭着眼睛,将脑袋埋在她的肩膀处,吸着味道,好像一辈子都吸取不够。

“这是荨儿。”茜儿呢喃道,可她的头发为什么是白的呢?

当楚莫离抱住自己的那一刻,慕容芊寻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他还是在意自己,他还爱着自己,否则怎会如此!?

“你的头发,你的头发……”

或许之前太激动了,楚莫离这才发现她的长发早就不是原来的青丝了。

“没,没事。”慕容芊寻赶紧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楚莫离松开慕容芊寻狂捂着自己的脑袋,一夜白头,这该是多么绝望的情绪呀?他不清楚!

见到他痛苦,慕容芊寻一脸不忍,恨不得自己为他承受这一切。

“噗!”

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出,可很快就被降落的雨水冲刷掉了。

慕容芊寻心一痛,赶紧去扶他,可却被楚莫离给甩开了。

“慕容芊寻,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楚莫离惨笑,脸颊有着雨水,更有着泪水。

“你明明爱着我的,为什么?”慕容芊寻芊寻捂着自己的心口,喊一般的説道。

“哈哈,我爱你,简直是笑话,你瞧瞧你,一头白发,以你这个样子,你认为你还配得上我吗?”楚莫离耻笑道,可那痛苦的神情显得他无比狞狰。

“我……”慕容芊寻抓住自己的一缕雪丝,摇晃着头,她此刻多么希望自己的发丝能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慕容芊寻,就算你的头发还是黑的,我也不会爱你!不会!永远不会!”楚莫离狠狠的一甩手臂,表情决然而又可怕。

“呵呵,呵呵……”

慕容芊寻惨笑,她明明知道对方还是爱着自己的,否则怎么会痛苦,怎会吐血,怎么抱住自己,可是,她却无可奈何!

这一刻,她后悔了,假如时光倒流自己不去退婚,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他还是他,自己还是自己,就算在父母的安排下成亲,即使没有情感,也不会如现在这般痛苦,难舍难分。

春雷阵阵,漫天的雨水越来越大,人流早已不见,现在街道上只剩下他们两个影子。

茜儿眉头紧锁,她在害怕,害怕楚莫离从此之后会一蹶不振。

以往,楚莫离的心中只有莫雨汐,可现在心中的位置早已不知不觉被慕容芊寻占领,甚至超出。

慕容芊寻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不然楚莫离也不会如此无可救药的爱上她。

“啊!”

雨水滴答滴答的下,楚莫离朝天怒吼,发泄心中的不痛快,还有痛苦。

在他的周身,雨水仿若在这一刻停止了。随之,身体散发出一阵淡淡的蓝芒。

“这是什么,难不成是错觉?”茜儿揉了揉眼睛,人怎么可能会发光呢。

“莫离。”慕容芊寻担心喊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噗吱!

楚莫离双膝着地,脑袋垂下,仿佛失去了生机。

“莫离!”

慕容芊寻管不了什么,冲去紧紧抱住的他的身子,她与楚莫离一样,脸颊上早就不知道是泪多,还是雨水多?

“莫离,莫离,你怎么了,快醒醒,快醒醒……”慕容芊寻慌了,如果让她选择,宁愿自己死一万次也不愿意让楚莫离出事。

茜儿正欲上前瞧瞧怎么回事,可慕容芊寻无尽的哭泣声还是让她止住了脚步。

楚莫离如死去了一般,怎么喊他都没有回应,不过他身上的蓝芒越来越凝,也越来越浓?

两女不知道为什么,茜儿还好diǎn,可慕容芊寻想死的心都有了,毫无疑问,如果楚莫离去了,她会毫不犹豫的跟去。

“怎么可能?”

茜儿能清晰的见到楚莫离背后的长发真逐渐的变色,对的,就是在变色。

人在极度悲伤或者绝望的时候,发会化为白色,就如同慕容芊寻一般。可是楚莫离头发的颜色,不是向着白色进展,而是蓝色,海洋一般的蓝色。

这神奇的一幕颠覆了茜儿的改观,他到底是谁,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一会儿,慕容芊寻也注意到了,她抓着楚莫离的头发可以更清楚的看见长发变色的过程。

“莫离,莫离,莫离,你不是恨我吗,来,你打我,打我,你的恨还没有化解,怎么可以有事……”慕容芊寻叫着,喊着,如发了疯一样。

“慕容芊寻!”

或许是慕容芊寻的话起了作用,楚莫离一下抬起了头。

慕容芊寻一愣,激动的抱住的楚莫离,仿佛自己的一件宝物失而复得一般:“你没事,我就知道你没事,我就知道你没事……”

“我……”

楚莫离浑浑噩噩的,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就好像掉入一个无底深渊。

不知不觉,楚莫离双手也环保住了慕容芊寻,这是他最渴望的东西,更希望一辈子也不要松开。

然而,现实始终是残酷,楚莫离原本抱着她的两手一变,狠狠的将她推了出去。

慕容芊寻被推到在地,而刚刚在他抱住自己的那一刻,多么的幸福,可为什么这幸福不多持续一段时间,老天爷,你真这么残酷吗?

“慕容芊寻,你走,我不想在看见你,你走!”楚莫离吼道,不敢在面对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

慕容芊寻芊寻没有説话,只是倒在地上一个劲的哭泣。

茜儿看的不忍,这么痴心的女孩儿,为了你一夜白头,这种爱早就超越了极限。可你呢,一次又一次的赶走人家,难道在你眼中,恨真有那么重要吗?

恨,茜儿又苦笑了一声,自己就能放的下吗?不得不説,我们都是苦命人,但好在,我比你幸运,要怪也只能怪你用错了方法。

“高贵如斯的你,你也会哭!?”

楚莫离觉得可笑,不过这可笑的表情也是他可以伪装出来的。

“慕容芊寻,我还是那句话!三年后,沧澜盛世,我等着你,你可要好好的活着,别哭死了,那样我就没处泄愤了。”

楚莫离又接着笑道:“我真想知道,你宗门惨败后的情景,那应该非常有趣吧,哈哈哈哈……”

大笑之声在雨中坏绕,伴随着慕容芊寻的哭泣,这一对人是多么的可叹,可悲!

茜儿不禁同情起来,毫无疑问,他的报复成功了,但也可以説失败了。

仇人痛苦,自己快乐,这是毋庸置疑的。可他呢,仇人痛苦,自己也痛苦,值得吗?。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手术价格表
河北中医肝病医院郭朋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路线查询
河北中医肝病医院王宪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医保能报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