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大逆之门 第八百六十六章 秘密与答案

发布时间:2019-10-15 20:07:14 编辑:笔名

大逆之门 第八百六十六章 秘密与答案

第八百六十六章秘密与答案

三位在大羲举足轻重的圣域元帅,此时看着安争好像看着一个恶魔。陈重器在安争手里,他们每个人都好像被安争扼住了喉咙。这是他们的人生之中最憋屈的一天,明明以他们三个的实力都可以轻松的战胜安争,可就是不敢出手。

“怪不得怪人都喜欢这样做。”

安争耸了耸肩膀,喂给陈重器一颗金丹:“原来可以有某种心理上的享受。”

他站起来:“三分钟到了,你们有没有一个决定?”

他站起来的时候顺手把陈重器也提了起来:“然而我已经没心情等你们的决定,我现在走出去,你们随便。”

他一只手拎着陈重器一只手拎着酒壶,一边走一边喝酒,大步而行。司马平峰的脸色变幻不停,最终第一个让开。然后是沐渐离,沐渐离拉了叶天怜一把,叶天怜也站到了一边。

安争从人群之中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都是大羲的圣域元帅,曾经对于百姓,你们都是支柱。他们头顶上的天空还能这么晴朗生活还能这么富足,是因为你们带着军队在前线为他们保驾护航。我从始至终都对军人有着敬畏之心,哪怕你们创造战者这样反-人类的事站在军事角度也能原谅......可是你们扪心自问,秘境之中那些人类的尸骨都是谁的?”

沐渐离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第一次在一个修为境界远不如自己的人面前颤抖。

“我不知道你们怕不怕噩梦。”

安争走进大军之中,那些士兵们让开了一条通道。

“我怕,哪怕我的修为境界再高我也怕。”

说完这句话之后,安争穿过了数千铁甲武士组成的战阵,拎着陈重器朝着地宫外面走去。

“就这么放他走?”

“跟着他,亲王若是死了,他也就该死了。”

“若是亲王不死呢?”

“他能逃得了?”

叶天怜一甩手,大步朝着地宫外面走去。

西北的大地上出现了很奇怪的一个场面,安争一个人走在前面,手里还拖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陈重器已经气息奄奄,但他有天藏剑护体安争还喂了他一颗金丹,所以他想死都暂时死不了。而在安争后面几百米外,一支大军遥遥的跟着。三位圣域元帅,出了司马平峰留下坐镇地宫之外,剩下的两个都在队伍之中。

安争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似乎是饿了,居然就在路边的一个凉亭里停下来。然后变戏法似的从空间法器里取出酒和食物,满满当当的在凉亭的石桌上摆着,一边喝酒一边吃饭。这个过程对于在几百米外看着他的人来说都是煎熬,甚至有人盼着他赶紧把那位亲王殿下弄死吧,这样的话大家冲上去把他乱刀砍死也就罢了。

确实是煎熬,不管是对于那些士兵来说还是对于高高在上的圣域元帅来说。

安争吃的很慢,细嚼慢咽。

“你那个分身,死的挺冤枉。”

安争看了躺在地上的陈重器一眼,喝了一口酒后继续说道:“他可能到最后才知道自己只是个分身

,而不是圣皇陈无诺真正的儿子,所以他的时候,眼神里才会有那么多的绝望和悲凉。他半生可能都在和你作对,只是他输了。”

陈重器的嗓子里咔咔的响了几声,然后嗓音沙哑的说道:“他早已经忘了自己是谁,被你影响的太深,梦想着创造什么完美的世界......这多可笑?一个圣皇的儿子,居然站在那些老百姓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就算没有你的事他也该消失了。”

“是啊,该消失了,他做的错事足够多,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安争看了陈重器一眼:“他完全是一个失败者,他想靠自己的努力来创造一种足以影响世界的力量,然而这种力量在陈无诺看来幼稚且肤浅。况且,这种力量一旦出现,那么其实是对皇族的威胁。所以陈无诺才会下决心除掉自己的儿子,虽然只是个假的儿子。”

陈重器哼了一声:“可笑吗?你不杀我,却在和我讨论这些。”

“我以为你会有愧疚之心。”

安争把最后一杯酒喝了,然后认真的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问你一个问题,你觉不觉的你其实没有他活的精彩。”

陈重器一愣,眼神里出现了恶毒。

“我不需要什么精彩,我的精彩在未来。一旦战者计划成功,我的名字将会写进史书里,名垂千古。”

“祝福你。”

安争说了三个字,然后把石凳搬到凉亭外面,回身拉着陈重器的脚踝把他拽过来。他就坐在凉亭那看着不远处的大军,看着那两个举手投足都有毁天灭地之威的圣域元帅。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安争说道。

陈重器冷哼:“你觉得我会满足你?”

安争摇头:“不需要你回答,我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来寻找答案。”

“第一个,陈无诺当初明知道你设计杀我,但是没有阻拦。是不是因为他察觉到了我已经快要触碰到小天境巅峰之上的那层壁垒,这对他来说是个威胁。是不是因为战者计划需要我足够多的血液来创造出更多的具备我的血脉之力的战者,而二十四只是个开始,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我这样体质的人出现?”

他看着陈重器的眼睛,陈重器强迫自己扭头不去看安争。

安争嗯了一声:“所以我问的,都是事实。”

陈重器转过头:“既然你知道,你还问我做什么?”

“审判的过程而已。”

安争继续问道:“第二个,陈无诺对战者计划这么上心,显然不只是想制造一些小天境级别的杀人机器。他要做的是万古唯一,不惜在西北创造出和上古环境相同的秘境,一定不只是为了那些战者对不对。他是想要创造出一种适合提升自己的环境,因为当今这个天下,天元在大天境就是个壁垒,大天境之上的修行者在这个世界上反而没有办法生存。要么,吸光了这个世界上的天元,导致这个世界覆灭。要么是迅速的因为天元不足而境界跌落,而跌落之后得不到相应纯度的天元后自身就会灭亡。”

陈重器道:“你别问了,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的。”

安争:“你已经告诉我了。”

陈重器哼了一声。

安争道:“他容不得别人靠近大天境,所以这才是为什么你要在沧蛮山上设计杀我的原因。对了,你自己可曾想到过,战者计划一旦成功,这其实是圣皇最大的污点。史书上怎么写?写圣皇创造了那些人?不,史书上只会写,是圣皇陈无诺亲手培养了那些人。所以,你,你们,都会被抹除。”

陈重器猛的转回头:“不!父皇若是攀升到了大天境之上,进入上古才会有的仙境,或者是圣人境,那么他一定会离开这个世界去寻找更高层次的存在。你以为你去过仙宫遗址就了解那里?大羲摆出来一副要抢仙宫遗址的姿态,但迟迟不动手是为什么?实话告诉你,仙宫遗址是一个通道,在那里才能触碰到更高层次的修行。”

“所以陈无诺在等着?等到自己的那个替身成功?”

安争冷笑:“他可以给你创造一个分身,当然也可以给自己创造一个。只不过他太强大了,想创造出一个同样强大的分身不是一件容易事。你期待着你的父亲在成为天下第一后离开这个世界,而你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你就是未来的圣皇。而这一切,都是他给你画出来的大饼吧,让你看到饥饿难耐,但就是吃不到。”

陈重器的脸色本来就很苍白,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你不要胡说八道,父皇已经答应我了!”

“你说话的时候丝毫也没有底气。”

安争笑了笑:“你真的相信有修行层次更高的世界?就算是有,陈无诺真的敢去?若是存在,那么陈无诺刚刚触碰到那个层次,去了就是被人虐的下场。他高居圣皇之位,会甘心去另外一个世界做底层?仙宫遗址确实很神秘,有许多未解之谜。但是,你死心吧,陈无诺是不会把圣皇之位传给别人的,他要的可不是天下第一,还有万古不灭。”

陈重器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安争道:“很遗憾,我是你们的搅局者。你们本来算计好了一切,杀了我得到我大量的血液只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而为了战者计划,我那部分残缺不全的灵魂你们必须获得,所以你的分身,那个陈重器才会不惜代价的抓住他......”

安争道:“更可惜的是,他虽然只是残缺不全的我,但依然有骨气。宁死也不会留给你们,所以你不要虚张声势,你们手里根本没有那部分灵魂。”

陈重器的眼神里出现了绝望:“你既然什么都猜到了,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因为我那天死的很辛苦。”

安争道:“虽然我记忆不完全了,但是我还知道我在沧蛮山上被折磨了多久。我那么辛苦才死,你想死的很干脆?”

安争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长长的吐出来:“以德报怨这种事是有病,宣扬过度的善人思想也是有病,无条件的原谅别人是病的不轻。圣皇陈无诺一直在标榜他的仁慈,宣布我叛国,然后又亲自扶棺下葬,多仁义?百姓们都变得仁义了,你们这些王八蛋才好控制对吧......”

“我没办法去管别人,只能管好我自己。”

安争低头看着陈重器:“你们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们。我不再是明法司的方争了......再也不是了。”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这里更远些的地方,半山腰闪着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年轻人。他看着远处的凉亭,看着那支大军,眼神迷茫起来。

“我为什么要来这?”

“我来这里做什么?”

顶点笔趣阁阅读址:m.

蚌埠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荆门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辽宁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蚌埠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荆门治疗宫颈糜烂医院